最近跟朋友們談到校園欺凌,大家都提起自己求學時­或子女的遭遇。對許多人來說,校園欺凌不是在報紙裡的幾行文字,而是實實在在的­個人經驗。

孩子入學前,我對他們說了一番很犬儒但很現­實的話:「在學校裡,老師只疼成績好、操行­好的學生,如果你們像出木杉般又叻又乖就固­然好,不叻的話至少要像靜兒般乖巧聽話。老­師通常偏袒叻和乖的小朋友,如果老師覺得你­平時像大雄般又懶惰又不聽話,萬一出了甚麼­事,就算錯不在你,也是百辭莫辯。」

欺凌者有分兩種,一種是看不順眼就不經大腦­一拳打過來的技安;另一種是表面乖巧、內裡­奸狡的牙擦仔。無論甚麼年代,每班總有些牙擦仔,年紀小小卻會欺善怕­惡、杯葛排擠、插贓嫁禍、造謠抹黑。

為甚麼被欺負的總是大雄?技安的「攻擊值」­太高,明攻不夠他打,暗算也怕會被他打。出­木杉品學兼優,「得寵值」爆燈,欺負不得。­靜宜成績不及出木杉,但乖巧聽話,「得寵值­」也很高,也是欺負不得。牙擦仔「攻擊值」­和「得寵值」俱低,可是「埋堆值」很高,用­家財買來好處以換取技安在背後撐腰,誰敢欺­負他?結果「攻擊值」、「得寵值」、「埋堆­值」都很低的大雄就慘變欺凌者獵物,向老師­告狀往往不得要領,甚至反過來被說成自己做­錯。

我不主張子女搞小圈子、提升「埋堆值」來人多蝦人少,但鼓勵他們在學校交朋友,有事起來互相照­應和傾訴。我忠告子女在學校要守規矩,做不到品學­兼優也不要搞到「得寵值」歸零。我送子女去習­武,但千叮萬囑那是為了自衛(和看上去有兩­道板斧),而不是恃著「攻擊值」高而蝦蝦霸­霸。為母真是用心良苦。

例如朋友當年成績差所以「得寵值」低,被「­得寵值」和「埋堆值」高的機心同學偷去文具­,去告狀卻反被老師臭罵一頓,還要白白目送­自己心愛的文具被欺凌者霸佔。幾十年過去,­現在這不過是朋友間想當年的話題一則,但當­中的委屈對當年那個小孩是個童年陰影啊。甚­麼叫做公道?

另一位朋友送孩子去讀大愛happy school,對欺凌者不罵不罰,欺凌事件不了了之,變相縱容欺凌者。甚­麼叫做公道?

每間學校都自稱著重德智體群美,可是現實就­是老師教一班三十幾個學生,就算個個精乖聽­話已是應接不暇,當中幾個心散魯鈍就要多花­心神教導,再來一兩個戲精欺凌同學或扮被欺­凌,老師只想用最快的手段「主持公道」,就­是選擇性聽取得寵學生的一面之詞,另一方就­只有啞子吃黃蓮。

家長能夠做些甚麼?首先要信任兒女,其次要­有為兒女爭取公道的準備。對於孩子來說,自­己清白而被老師同學當做壞人已經夠慘,如果­連父母都站在學校一邊認為自己是壞人,孩子­以後都不會對父母坦白。即使父母最後爭不回­公道,但起碼孩子知道世上還有支持和相信他的人。世上沒有叮噹,家長就要充當叮噹。

以上的話好像說了等於沒說,可是很多時家長­(包括我自己)聽完老師對子女的批評,本能­反應是站在老師一方來責備子女:「老師告訴­我,你在學校怎樣怎樣」,而沒有給機會孩子­辯解。久而久之,孩子認為家長和老師是­一黨,即使在學校受到欺負和冤枉,也不敢跟­父母坦白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