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將盡,除了督促子女完成暑期作業,更有家長督促子女訂立來年學習目標。在食肆聽到一位媽媽對兒子說:「上年每次考試,你都是20名後,今年可不可以爭氣些?阿媽想你把書讀好。」然後拿出紙筆,鉅細無遺地寫下一堆條件,考第幾名就去旅行、第幾名就去迪士尼、第幾名就現金獎、第幾名就買什麼玩具,從第一名寫到第十名,儼如經紀的獎金分級表。

我之前說過,孩子是要獎勵,不過不主張按分數和名次獎勵,而要按有否盡力而獎勵。必須要與分數和名次掛鉤的話,起碼應該是能達到的目標。暑假前考第二十幾,要求孩子升班後變頭十名,是不是mission impossible?之前考50分,現在要孩子考90分,如何做得到?

況且,如果家長只訂出獎賞,而沒有提供方法去幫助孩子達成目標,即使答應考第一名就買層樓給孩子也是徒勞。孩子考得分數不好,到底是哪科不好?哪方面不好?家長會對症下藥幫助孩子,還是一味罵孩子懶惰、無記性?孩子需要時間和寧靜環境專心溫習,家長會盡量配合,還是臨考試還帶孩子到處玩、遲遲不睡?

孩子分數不好,大人也有責任。例如我家從來不開電視看新聞,也不會天天拿起報紙讀給兒女聽,大人之間討論時政也不全面,甚至不會用上正式名字,689就是689,Trump就是Trump。常識科考試問誰是特首、誰是美國總統,女兒答不出是梁振英和特朗普,那肯定是我的責任。

小學考試分數是分毫必爭,失了梁振英特朗普那幾分,就等同名次下滑幾位,如果要怪女兒考不到頭十名,就應該先怪我自己。不過我當然不會這樣怪自己、怪女兒呀,因為我實在不覺得七歲小孩有責任知道這些天天會變、而且對了解世界幫助不大的「知識」。

考試分數不好,家長就坐以待斃嗎?也不一定。考試失分,大致上分幾種。非戰之罪者,例如梁振英特朗普,或是題目出現孩子未學過的東西,這類就不要去計較了。無心之失者,例如看題目不小心、寫錯明明懂得的字,可以訓練觀察力來避免。書到用時方恨少者,例如語文不熟語法、數學不熟運算,可以做課外練習來補救。

我不主張家長去書展買一大堆補充練習給孩子「進補」,不過當我發現孩子對學校教的東西不夠熟,我也會上網找些適用的練習,或是為孩子度身訂造工作紙。練習不一定是操練,使用得宜的話,孩子一里通就百里明,根本不需要大量機械式操練。

還有一種失分的情況,就是孩子根本還未學得來。孩子的身心還在發展和成長,而每個人的步伐都不同。不過如果孩子理解和學習能力未達某個水平,而家長要催谷上去,就如拉牛上樹。不明白的東西沒有搞明白,則做一百題、一千題練習還是會錯。

雖然經紀跑數跟孩子讀書有個共通點,講求一分耕耘一分收穫,不過多勞多得的前提是要方法正確。利誘當前,尚且只有懂方法的「top sale屎」有本事跑夠數,小孩子卻不會自動波考取好成績。搞不清楚孩子是為什麼考低分、考包尾而用派糖策略來利誘學習,就是蒙著眼睛來拉牛上樹,注定白費心機。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