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pixabay/Hans

別的家庭八度「窮遊」二十國遊到上網媒受訪,我比較悶蛋,找到好地方就一往再往。海盜王仍在,仍然很hyper,孩子們仍然亂跑亂叫。check-in時櫃檯職員認得我們,斯文靚仔哥哥問:「你們是不是去年來過、來自遠方的幾位啊?」那刻我想高歌一曲齊豫的《橄欖樹》。

我去年已經講得很清楚,我是不會在尋寶圖上打個大交叉讓人跟著來這個世外桃源。事實上,所謂世外桃源是依我標準而言,直升機港媽來到這裡,肯定會埋怨為甚麼幼兒playroom沒有定時消毒和規定穿襪子;為甚麼遊樂場沒有鋪軟膠墊;為甚麼泳灘沒有救生員又沒有防鯊網,等等等等。

當地孩子從小就上山下海,接觸大自然多了,除了新鮮空氣和充足運動有助增強抵抗力,更養成一種common sense:甚麼時候不要出外,甚麼地方不能去,甚麼動植物不能摸,甚麼人和物要避免、如何避免。大學生烈日當空上無樹蔭的山頭遠足中暑昏迷、中年人野外亂採菇煮食中毒之類新聞,看了深表同情,但講給外國人聽是要被恥笑的。

一宗老婦倒瀉熱咖啡燙傷而起的訴訟,竟然使快餐店賠償幾十萬美元,從此紙杯自欺欺人地印上警告字句,不為避免意外,只是為避官非。同樣,因為怕危險、怕有小朋友受傷而惹官非或麻煩,所以遊樂場的長滑梯、韆鞦、蹺蹺板、馬騮架拆的拆、改裝的改裝,搞到小朋友遊而不樂。相比之下,出外度假見過的遊樂場設施超級old school兼「危險」,對我家兩個港孩好有挑戰性。

香港父母從小到大提示子女這樣不要碰、那樣不要做;排山倒海的家課測驗考試亦令孩子沒有空閒接觸大自然。香港小孩就像金魚般在魚缸裡受保護,結果甚麼都沒有體驗過。長大後離開父母的庇蔭,就如一直住在魚缸的金魚被放回河流,誰是獵人誰是食物都分不清楚。

香港是個人煙稠密、龍蛇混雜的大城市,環境令父母精神緊張:怕有拐子佬,所以寸步不離子女、不信任陌生人;怕人多之處多碰撞磨擦,所以拖緊小孩、著小孩規行矩步;怕有病菌,所以消毒紙巾不離身、不讓孩子與他人子女攬頭攬頸。所以我喜歡去鄉下地方度假,父母沒有戒心,也不需要有戒心,大人有大人歎咖啡、下象棋,只留眼尾間中看一下兒女,不會有媽媽追著抹手抹嘴、貼身保護;孩子有孩子去玩,亦因此有空間去學習和培養上述那種對自然和人際的common sense。

難得找到個好地方,可以安心一邊寫稿歎咖啡,一邊放生兩隻馬騮到處喪跑大叫都不會被白眼、被投訴、被放上網公審,哪有不一往再往的理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