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預習:搶先一步還是消磨興致?/山地媽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MinginVG)

讀者跟我提到有家長揠苗助長,送子女全科補習,實為預習,今年學明年甚至後年的東西。小孩天資聰敏學得來,可是回到學校面對原本的課程,就失去學習興趣,眈天望地睡懶覺,反而變成操行問題。

我也有類似經驗。我考會考其中一科是電腦,不過讀中三時家中沒有電腦,之前也甚少接觸。怕升上中四後會因為不懂操作電腦而被同學取笑和追不上進度,於是趁中三那個暑假成功爭取家母買電腦,並報讀了社區中心的Pascal編程入門班。(按:Pascal編程和電腦基本理論各佔會考課程一半)

社區中心超小班教學,而且沒有像學校那樣的功課測考綁手綁腳,進度很快,短短十多節課就學懂了許多(後來發現足足是學校編程課程的一半),九月開學我就充滿信心地上學去。

我是高估了學校課程的難度和進度,結果是整個中四上學期,我都覺得自己都懂了,聽老師講課好無聊,於是眈天望地搞破壞,例如偷偷把電腦室的滑鼠裡的小圓球統統挖出來。到了下學期,老師開始教我暑假時未「預習」過的東西,我上課不專心的情況就隨之消失了。

預習過度就既浪費時間(回到學校必須坐定定重新聽講),又擾亂學習的興致。在小學階段,如果沒有上課聽不懂的情況,實在沒有必要去預習。

路過補習社,見他們貼出龍虎榜,羅列旗下學生各自在校內的測考成績,往往有九十分以上者。九十分還去「補習」,不是浪費金錢時間是什麼?

我經常說,補習補習,是補其不足的學習。不願意落後於人是人之常情,可是香港家長不但把成績落後的孩子送去補習,寄望將勤補拙;同時又把名列前茅的孩子送去「補習」,實為搶先一步(甚至好多步)的預習,務求做到人上人。

連跳幾級考入牛津劍橋、十幾歲博士畢業那些資優天才,萬中無一,他們的慧根是與生俱來,鑽研知識的興趣也是自發,不是靠教快一年半年、送去越級考Flyers來炮製的。

幼稚園為了滿足家長對幼小銜接和報考直私等要求,往往把K3課程弄成小一程度,而且家長為增加面試和叩門勝算,會在校外報讀五花八門的補習班。最後讀直私的孩子其實只有三幾個,其餘上了官津小一的,就像少年山地媽上電腦課般呵欠連連,何必呢?

「贏在起跑線」、「執輸行頭慘過敗家」等觀念根深蒂固,於是有個笑話:讀幼稚園的趕著學小學的東西,讀小學的趕著學中學的東西,讀中學趕著學大學的東西,讀大學的沒什麼好學了,不過因為之前只顧學硬知識,都不懂自理和待人接物,那就好像幼稚園小寶寶般重新學起吧。

Advertisements

當年瘋狂爆粗罵老師的我/山地媽

今天,兩名浸大學生因為要求語文中心交代普通話豁免試評分標準,期間對老師爆粗,而被校方勒令停學。

我讀大學一年級時,有一門主修課我蠻喜歡的,上課時也很投入回答問題和參與討論。學期尾的功課要求二人一組,我的組員是二年級的學長。學長理應多點提攜指點我才是,可是他馬馬虎虎不聞不問,我倒是頗用心盡力去做功課。

功課由幾乎不露面的助教批改,派到我的信格時,上面打了個很差的分數,寫滿了密密的紅字,是一面倒的批評,大概是說我完全沒有用心去找資料,是個懶散無能的學生。

我站在系辦公室外,手緊緊捉住那份功課,雙眼盯住那堆評語,心裡覺得又生氣又委屈。同學路過,問我怎麼了,那刻我爆發了。我流住眼淚,用盡力氣和嗓門,把老師和助教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一遍,又把畢生學過的髒話罵了不知多少遍。

我忘記了,老師的辦公室就在信格旁邊,而她剛好就在裡面,我的一字一句,她都聽清楚了。

等我罵到喉嚨都啞了,她的出現嚇了我一大跳,我心虛地想,今次死定了。她著我進去她的辦公室坐下,可是沒有責備也沒有訓話,只是耐心地聽我訴說我的無奈和委屈。

後來那份功課的分數有沒有平反,我不記得,不過這次事件以後,那位老師又教過我其他一兩門課,給我的分數都不錯。畢業後,我因為報讀研究院而需要推薦人,這位老師欣然答允。

老師早已退休移民,這些年都沒有見面聯絡,不過每次想起這件事,我都對老師的包容和諒解心存感激。

大學生雖然算是成人,但畢竟年少氣盛,需要的是師長的循循善誘,而不是動輒因為一句意氣失言而勒令停學。浸會大學貴為高等學府,連這一點也不明白、做不到,只懂用訓導主任式的責難來對付學生,難怪被外人戲稱為浸會中學。

生定係唔生,條路自己揀/山地媽

新年伊始,與朋友共膳慶祝,無所不談。說到政治,我說不理解為甚麼美國人會選出川普這種總統、為甚麼英國人選擇脫歐。朋友的洞見是,這是民主的力量啊,不過, “you may not get what is best, but you surely get what you ask for.”

放假期間,少不了用電郵Whatsapp問候遠方親友,講句新年快樂之類。為人母者,自然要出賣兒女,拍張靚靚照片,讓親朋看看兩條化骨龍今年又長高了多少。他們都會問我,相夫教子日子過得怎樣、兒女乖不乖、讀書如何,之類。

老實說,在香港養兒育女,金錢、空間、時間、讀書壓力、社會風氣,各種方面,統統都有問題、都不理想。我不是不想要小朋友,不過早知到原來小朋友在香港長大是要這樣,我可能要不就等移民才生,要不就乾脆不生。不過,正如朋友分析政治,結果好不好,條路都是自己揀的。當初是我同意要生孩子的,現在面對種種挑戰和煩惱,都只能迎難而上、苦中作樂,和對自己的選擇負責。

新的一年,大家都有各自的新年願望,有老人家希望抱孫,有年青夫婦希望造人成功。最難搞的情況就是老人家恨抱孫,後生卻無動於衷。女朋友向我訴苦,說老人家說大堆難聽說話來相逼。老人家說:「生了下來,是自己的親骨肉,哪有不疼不愛之理?自然就會喜歡。」我傾向勸姐妹們不要相信這番鬼話。雖然我見過本來抗拒、然後生了下來就很喜歡的例子,不過,萬一結果不是這樣呢?

難聽點講句,在結婚的當初,就是為了兩個人的結合,而不是「買大送小,有壞包退」的網購套餐。女人勉強生個小孩,自己不開心,自然會埋怨老公、令夫婦關係變差;活得不如意就拿孩子當磨心、出氣袋;生下來是個女兒的話,老人家隨時又講一大堆說話哄你再追一個。真的不想生就堅持不生,讓老人家繼續嘮嘮叨叨含恨而終,反正他們不夠長命跟後生鬥。再難聽點講句,如果老人家抱了孫開心幾年就歸天,剩下夫妻小孩,活得開心大團圓結局還好,搞不好就是互相指罵埋怨終老。

逢親友新婚,我都只祝對方「幸福美滿,白頭偕老」算了,不再祝人家「早生貴子,三年抱兩」。夫妻都想要孩子而又得到,又或是夫妻都享受二人世界而又不被長輩催促,都算是各自得到他們想要的幸福。有人為滿足老人家抱孫願望而生孩子,有人為留住老公而生孩子,還是那句:you may not get what is best, but you surely get what you ask for.

新的一年,祝各位條路自己揀,行完唔使喊。

朗誦節奇遇記/山地媽

我自小是香港校際朗誦節常客,第四十幾屆玩到第五十幾屆,年年進貢歲歲來朝,粵語英語、單人雙人團體項目都玩過,絕對有資格扮專家。到了現在朗誦節就快辦到第七十屆(不認老也不行了嗚),算是香港學界最有認受性*的朗誦比賽。孩子已經/即將升上小學,我也鼓勵他們像媽媽小時候般參加朗誦節,上台唸首詩。以下總結一些經驗和觀察,大家看完當取經也好,當看笑話也好吧。

(*有別於坊間的比賽,主辦的朗誦節協會是非牟利組織,賽事不會太公分豬肉式派獎、不會隨便請個不在行的名人當評判,而且一定會認真清楚給參加者寫評語。)

【人海戰術】
有些學校非常重視朗誦節,會派大量學生參賽,結果一組五十人的項目裡,竟然有五六個人是同校。有學校出人海戰術,結果豐收而回;不過也有學校派了半打學生出賽,也是無功而還。那主要是看老師教得好不好,跟代表參賽人數無關。見過有學生的表演明顯是詮釋錯誤(例如死人詩讀成開開心心、明明是讚美大海卻抬頭望星之類),那就要抓老師去打屁股。

【豬隊友】
不怕神對手,只怕豬隊友。近年參賽人數節節上升,主辦當局為免請槍調包和方便管理,對比賽流程管得越來越嚴。遲來報到者及未能出示身份證明文件者,一律只可表演和得到評語,不獲分數、名次和獎狀,這種情況我見過不止一次。

此外,比賽期間禁止使用手機和錄影錄音,場地助理亦不止一次提醒。不過竟然有家長扮聽不懂英文(還是真的聽不懂英文?),比賽期間一直有手機在響,直至助理嚴厲用廣東話宣佈:「滋擾賽事的參賽者或陪同成人會一併被取消資格和被逐離場」,那些人才乖乖關上手機。朗誦節算是一年一度的重大比賽,各位家長要注意比賽規則啊。

【低齡參賽者】
我一直以為大中小學才有資格參加朗誦節,但原來幼稚園生五歲起已可參加某些組別,例如粵語和普通話組的幼兒獨誦,以及英詩公開組獨誦。香港學生參加英詩朗誦一般都是「非公開組」(只限母語非英語人士報名),而「公開組」是任何人士皆可參加,包括母語為英語的兒童。公開組年紀最小的一組是五至八歲,我估計原意是讓英基小學Year 1(相當於香港K3,學生都是五歲)或以上學生參加。不過據聞參賽者都是本地名牌幼稚園的K3學生居多,外籍人士反而佔少數。看到這裡,各位家中有幼稚園生的怪獸家長是不是蠢蠢欲動?朗誦節必須經校方報名,大家先問清楚就讀幼稚園有沒有朗誦節協會的會員資格才蠢蠢欲動吧。

【獎狀顏色和獎項數量】
參賽者不論名次,凡得九十分或以上獲紅色榮譽(honours)獎狀,八十至八十九分獲藍色優異(merit)獎狀,七十五至七十九分獲綠色良好(proficiency)獎狀。在我小時候,評判都很大方,評分隨時是九十以上,每場可以頒出一冠三亞七季的盛況。現在規矩多了、要求高了,要得到九十分紅獎狀很難,獎項也少了。老外評判比較大方,完完整整讀完英詩的學生一般能得八十分以上藍獎狀,而粵語和普通話組評判要求較嚴,有些學生就算沒有失誤,也只得綠獎狀。不過每個評判評分習慣都不同,所以家長不必執著分數是多少、獎狀是甚麼顏色。

【起跑線】
有參加過英詩朗誦的人可能會對賽果很納悶,覺得為甚麼那個學生R音都發不正,怎麼能得冠軍?無論是朗誦節還是校際戲劇節(哈哈我也玩過三屆,可以扮專家),老外評判對發音很包容,他們要求的是活靈活現、繪影繪聲的演出,至於那個R音捲舌捲得正不正宗,他們並不太在意。所以學校選拔英文勒勒聲但呆若木雞的小孩參賽,不見得會贏在起跑線。

【企定還是唱遊?】
好啦,要表演得繪影繪聲,是不是要動作配合?錯!我家孩子兩次參賽,兩次的評判都說:「不要動手動腳。」我以前參賽時也有評判這樣說過。評判追求的是戲、是意境,不是浮誇的唱遊。那是不是一有動作就一定輸?非也,上述兩位評判也有發獎給做動作的小孩。我的理解是,評判追求聲情俱備、有眼神和表情的演出,動作通常只會畫蛇添足和分散注意力。不過如果學生所加的動作是合情合理,而又不影響聲情表達,則仍然能得高分。所以與其花心思加動作,不如正正經經練習眼神和表情好過。

總結來說呢,我覺得參加朗誦節為的是練膽量,獎項還是其次。小小豆丁沒有甚麼特殊技能,沒有本事上台單打獨鬥去唱首歌、跳隻舞、拉支曲,況且唱歌跳舞樂器之類都是「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要花的時間心機金錢真的不少,所以朗誦比賽是「平靚正」的練膽途徑。不瞞你們說,我讀小學第一次上台時,一邊報題,雙腿一邊在抖,唸的時候只敢望著天花板!上了初中,腿不會抖,但心還會卜卜跳。到了高中,腿不抖心不跳,還會用凌厲眼神掃射全場,然後才氣定神閒地開口,這種膽量真的是要靠練才有。在此對當年在這方面提攜栽培我的諸位老師說聲謝謝。

催乳師出沒,人奶媽注意/山地媽

山地媽上網,眼利且八卦,見一圖一字稍撩起好奇心,就會順藤摸瓜看個究竟。在網上看到一則「王朝滴雞精」廣告,自稱是「香港催乳中心」的「指定上奶產品」。甚麼產品那麼把炮,可以成為指定上奶產品?且慢,「香港催乳中心」是甚麼?

「香港催乳中心」隸屬uBaby集團,而uBaby集團自稱提供「一站式(孕婦及嬰幼兒)產品及陪月服務」以及「保姆及家庭教師轉介服務」。

說回「香港催乳中心」。這間中心提供上門催乳服務,為人奶媽按摩以助上奶疏奶,聲稱旗下催乳師均持有「國家催乳師培訓證書」。

「國家催乳師培訓證書」是如何考取的?Google一下,香港醫護學會工聯會香港青年協會都有舉辦相關課程,上課18至36小時不等。此外,還有一間「香港母嬰護理學會」開辦催乳證書課程, 同樣修畢就得到上述「國家催乳師培訓證書」。

「香港母嬰護理學會」這個名堂很grand很把炮,它又是甚麼?該會網頁「學會簡介」一頁自稱是非牟利團體,「會長的話」一頁只寫了幾句說話,沒有講清楚會長姓甚名誰。「顧問團隊」列出四位:一位中醫師,一位護士(同時是uBaby課程顧問)、一位陪月導師(同時是uBaby課程顧問),以及一位自稱「升學及教育理財專家」的保險公司營業經理。最後在「企業支持」一頁列出一位「合作夥伴」,當然就是上述「香港催乳中心」所屬的uBaby集團。

「香港母嬰護理學會」的催乳課程上課地點,就是在「uBaby Centre」,而uBaby網站亦有宣傳這個課程

「香港母嬰護理學會」的課程比工聯會更把炮,可以一石二鳥獲取「國家催乳師培訓證書」及「韓國催乳師證書」兩張沙紙。「韓國催乳師證書」又是甚麼?再Google,就在「香港催乳中心」Facebook專頁找到,原來是由「亞洲醫療美容交流協會AMAEA」(Asia Medical Aesthetic Exchange Association,AMAEA,「香港催乳中心」串錯作AMARA)所頒發的證書。

AMAEA又是甚麼?官網一開是簡體中文字,而且沒有英文版或任何其他語言版本。在「有關協會」一頁可見,會址是韓國地址,另外有兩個聯絡電話,一個在大陸,一個在韓國。

順藤摸瓜摸到去韓國那麼遠,結論就是:一間名字很grand的非牟利團體和一間母嬰服務公司,兩者關係密切,用幾十小時培訓了一班「催乳師」,每人發張「國家級」沙紙,然後就開檔搵食,希望被一班茫無頭緒的新手奶媽視為指路名燈,上門服務盛惠近千元一次。然後這間公司又順手幫補品賣廣告,補品公司又順勢叫自己做「指定上奶產品」,希望被一班茫無頭緒的新手奶媽追捧。

順帶一提,西方好像沒有「催乳師」這個行業,不過有母乳餵哺顧問(lactation consultant),要向International Board of Lactation Consultant Examiners (IBLCE)考牌且條件苛刻(未計基本科學及兒科常識,單計哺乳專科理論時數是90小時,實習時數300-1000小時,視乎本身專業而定),而且要定期進修和考試去續牌。「國家催乳師培訓證書」上18小時課就可以到手,簡直是天淵之別,各位新手媽媽不要搞錯。

山地媽雖然已脫離人奶媽行列,但畢竟做過兩年人奶媽,所以對這方面比較關心。個人經驗是,產婦和初生兒兩者的身體都奇妙得超越我們的想像,初生兒的哭喊、吸吮,以至口水裡成份的變化,都會導致母體作出反應去調適。只要產婦吃得飽、喝得夠、睡得足、心情開朗,就不用擔心奶水不夠的問題。嬰兒吃不飽就會哭得多吮得密,只要是有入有出(有大小便),體重正常,就不用搞那麼多。

我覺得鋪天蓋地去宣傳餵母乳輔助產品和服務,反而造成一種「餵母乳很複雜」的印象,讓人卻步。當年經常去聽一位助產士的講座,她也有IBLCE牌,她教了準媽媽幾招,包括:可以埋身就盡量埋身;餵乳前敷暖毛巾幫助上奶;漲奶而又不餵時要泵出來以防乳腺炎;BB餓就要餵,不要追求定時;在職媽不在BB身邊時,要多看BB相、多聽BB聲音,幫助造奶上奶。聽起來簡單,做也可以很簡單。餵母乳不是rocket science,如果人生在世的第一餐都搞到那麼複雜,人類一早要絕種了。

相關剪報:

催乳師按摩乳房7天 產婦左胸竟被按出個洞
黑工催乳師:亂按恐塞乳腺 電擊催奶可奪命
催乳師蠻力搓斷乳腺 產婦被逼斷餵人奶

聊勝於無的防欺凌大法/山地媽

圖:pixabay/Alexas_Fotos

屯門小學一年級新生遭欺凌搞到要入醫院,相信家長們看完報導都跟我一樣,擔心兒女在學校會不會遇到同樣情況。

莫說是上小學,由兒女第一日踏入幼稚園,我們家就開始做防止欺凌的功夫。不得不承認我們用的方法都是消極而且騎呢,不過都是出於一片關心兒女之心,說出來讓大家笑笑又何妨。

接送上學本來是我這個家庭主婦之事,不過每年開學老公大人都堅持親自接送。那不是因為特別想陪兒女打卡,而是要敦起個惡煞樣來嚇走兒女同學當中的小惡霸,用表情來告訴他們:「我是他們的爸爸,不要惹他們。」不過如果爸爸讀者們是青靚白淨人見人愛的話,這招就不適用了。

開學七件事之一是集齊全班同學家長的電話號碼,開個WhatsApp群組來緊密溝通。在校遇到爭執、打鬥、搶東西的情況,小孩子當下未必懂得說不和找老師求助,往往回家才向父母報告。這時候WhatsApp群組大派用場,學校到底發生過甚麼事,在群組裡問一句,其他家長各自問兒女「錄口供」,誰是誰非就相當清楚了。涉事雙方要負荊請罪又好,完璧歸趙又好,冰釋前嫌又好,馬上就解決了,不用驚動學校也不會費時失事。遇上耍太極學校,隨時名為上報訓導,實為不了了之。對啊,在這方面我是不怎麼信任學校的效率,家長不保護兒女,誰來保護?

雖說學校未必幫得上大忙,不過跟班主任緊密溝通還是必要的,有事就要打電話找老師問清楚。這個動作是要讓老師知道,不要以為兒女在學校有事的話我會不聞不問,我可是會在適當時候來緊張的。每年家長日父母都關心子女成績如何,我問的倒是孩子與同學相處如何、在學校乖不乖之類。說到乖呢,我常常提醒兒女,在學校一定要乖要守規矩,因為萬一出甚麼事,老師通常只相信乖孩子的話。學校老師就是這樣,總是偏心成績好和乖巧的學生,平時懶散頑皮、不討老師喜歡的學生,就算有時真的沒有做錯,但往往百辭莫辯。

上文提到家長透過WhatsApp群組日聊夜聊,班上孩子哪個馴良、哪個霸道,其實家長心裡有數。同學當中有個小霸王,見人有零食又要分一杯羹,用哄的用偷的用搶的,無所不用其極。有家長怕事,就讓兒女帶雙份,一份進貢小霸王,一份自己吃。我卻沒那麼慷慨善良,也不想助紂為虐,我嚴肅地對女兒說:「你要跟好朋友分享零食,媽媽非常贊成,也會為你準備雙份。如果有人要吃你的東西,而你不願意與他分享,跟他說不就可以了,不用分給他。他要搶的話,要回家告訴媽媽。」

有一天,小霸王看上女兒的零食。女兒有記住我的話,連話也不跟小霸王講一句,兩隻小手緊緊護住零食就掉頭走開了。自此小霸王就再沒有向女兒的零食打主意。幾歲小孩也懂欺善怕惡、捨難取易和得寸進尺,既然有人天天預備雙份零食來進貢,又何必招惹一個會掩護零食走人的?

最後一招實在騎呢到有點不好意思告訴大家。既然校園惡霸都是欺善怕惡、捨難取易,如果學兩招傍身,哪怕是花拳繡腿,也聊勝於無。拼音和普通話之類可以日後慢慢學,我家倒是一早為女兒報了跆拳道班,而且是在學校上課那種。穿著那套道袍在學校出入,同學都知道她是個「打得的女孩」,惡霸們要招惹她也要三思。

我知道,上述的方法都很消極,而且未必有用。最有效的方法當然是大家都教好子女,讓孩子明白每個人都有他的價值和尊嚴,都是值得愛惜的,就算同學如何不是都不應取笑和欺負。如果人人都明白這個道理,就根本不會有校園欺凌,可是我不能期望人人都會這樣教仔呀。執教鞭的朋友告訴我,面對校園欺凌,老師很多時是有心無力、不能也非不為也,因為教務實在太重,而駐校社工只得一個半個,根本幫不到那麼多學生。學生受欺凌以至身心受創,學校是責無旁貸,我無意為學校找藉口開脫,不過校方懶理的話,家長就更加要著緊。做家長的,除了教好自己兒女不要欺負同學,還能做的就是預防兒女受到欺凌、了解兒女在學校遇到過甚麼。

每天放學,見到女兒的第一句話,不是「測驗幾多分」、「默書懂不懂」、「功課多不多」之類,而是「今天開心嗎」、「你和同學今天有沒有乖」。女兒知道有爸爸媽媽這個最強後盾,遇到問題都會為她出頭,她就會毫無保留地告訴父母學校發生的事情。當然,為孩子出頭也要看情況,直升機還是關心、信任學校還是撒手不顧,往往只是一線之差。

就是因為怪獸才不選普教中/山地媽

擷取自政府宣傳短片

普教中如何惡毒,山地媽講過好多次,講到口都臭。然後見到有自稱反對普教中的家長說:「反對歸反對,不過事實是全港七成小學普教中,這是大勢所趨,無論想不想,都要接受普教中教育,大家還是裝備好子女吧。(打蛇隨棍附上普通話補習班廣告)」真是令人無名火起。教育宣傳片都有教,遇到怪叔叔要叫唔好、叫救命、走去安全地方,哪裡有人會口裡說不身體誠實,偏向虎山行之後教大家「無論愛不愛,都要腿張開」的?

今天讓我怪獸家長上身,用另一個角度解釋為何像我這種家庭不要送子女去普教中學校。「像我這種家庭」即是子女準備入讀官津小學、父母普通話未至於PSC一級程度、家中也沒有PSC一級程度的人能跟子女用純正流利普通話交談、孩子即使有學/補普通話但又未至於native程度,相信大部分香港家庭都是這個情況吧。

怪獸家長目光遠大,小孩才讀小一,已經在想升中的事,最好當然是小孩能升上Band1英中。要躋身Band1,爆燈學業成績表是入場券,而要造就爆燈成績,首要任務是搶入精英班,其次就是在小五小六三次呈分試搶分。

每間官津小學多多少少都有來自深圳河以北、普通話非常流利的同學仔。普教中上課,港孩直接被比下去。中文科默書用普通話而且要默拼音,測考用的詞彙都是冰棍兒、西紅柿、奶奶之類,港孩直接「被讓賽」。中文科是主科,無論在校內排名次還是日後的呈分試,佔分跟英數兩科一樣佔最重,中文科讓了個馬鼻,你說蝕不蝕?

排名次除了計中英數常四科分數,還要計術科。多數學校都要計視藝和音樂,重視「煲冬瓜」的普教中學校將普通話科分數計算在內也十分合理(對啊,無論在普教中還是粵教中的小學,都會有一科獨立成科的普通話,其存在不受中文科教學語言影響),於是港孩「被雙重讓賽」。雖然普通話科分數佔比重很低,但分數差那麼一點點就隨時失落精英班位置,所以即使是零點幾分也不容忽視。

在這個設定下,各位家長不妨老實衡量一下自己的普通話程度和跟功課能力,還有子女的普通話水平,看看在「被雙重讓賽」的情況下,還有沒有信心能穩入精英班?

殺了入精英班,好戲還在後頭。小五下學期及小六上下學期共三次校內試稱為呈分試,分數要交上教育局,將學生分為Band123就是看這些分數。教育局規定中英數常視音六科必須呈分,而學校可申請額外上呈普通話、宗教、體育、資訊科技等術科的分數。教會學校會上呈宗教考試分,普教中學校也很有可能上呈普通話考試分,於是港孩「被雙重讓賽」(說到這裡,不要忘記還有主科中文科啊)的情況就從校內排名,一直延伸到要與全港學生較量的升中呈分試。

需知道呈分試無Take Two,考出來的分數就是呈上去的分數,不像幼稚園雞越級挑戰劍橋Flyers只得三盾五盾然後可以彈弓手收回當作沒考過。只打分數、不計名次的考試如劍橋英語,大家都樂此不疲越級挑戰;到了要計名次的比賽如朗誦、畫畫、運動,大家都懂得按年齡入組來爭取最大勝算,而不會貿然越級挑戰公開組。為甚麼到了選學校這個重要關頭卻不懂用這個思路呢?

看到這裡,如果你相信兒女身處上述普教中學校的計分環境,依然真金不怕洪爐火,有信心能名列前茅穩入Band1,那就恭喜你們一家,請安心上路吧。

大家搞清楚啊,我不是反對小朋友學普通話,我只是反對普教中這個毫無科學根據的政策。由始至終沒有任何一份研究報告指普教中對以粵語為母語的兒童學習中文有利,它的禍害倒是紛紛被老師、家長和學生揭露出來了。送兒女去學普通話裝備自己、考張證書開心一下是一回事,送兒女去普教中學校先輸兩個身位是另一回事。

近日與讀者和親友談到普教中,兩位都是香港人,兩位普通話程度都很高,是足以開班教學生那種高。兩位異口同聲對我說:「我當然是送兒女去粵教中學校呀!」兩位高人都認為,要幫子女跟功課,還是用母語粵語更得心應手。偏偏有些普通話講到像古天樂的父母卻追捧普教中,除非請個普通話老師每天陪太子讀書,否則憑甚麼去幫兒女一把?

頭盔:長期讀者都會知道我選粵教中學校是為了孩子能學好母語和學好中文,而不是為了孩子分數能高一點點。這篇純粹由另一個角度出發,希望用不同的論點去說服更多家長,大家要掟蕃茄雞蛋麻煩輕手少少,唔該晒。

公審無助於自救/山地媽

有小學生因大意忘記寫日期,被老師罰抄一百次,家長上網貼圖訴苦後被推上報。

面對學校離譜功課,例如罰抄日期一百次、常識科超班時事題、K3要做剪報和閱讀報告,家長現在都懂得拍照放上社交媒體公審吐苦水,山地媽當年「一鳴驚人」的處女投稿文章就是為了投訴小女幼稚園的國民教育家課。

cap圖還cap圖、公審還公審,上網呻過了,然後呢?家長可以選擇:

逆來順受:叫兒女硬食,亦不向校方反映
先守法,後訴求:叫兒女先行硬食,然後向校方反映
公民抗命:叫兒女罷做,同時向校方表達不滿
無尾飛陀:叫兒女罷做,但沒有主動向校方解釋

面對學校各種各樣奇形怪狀的功課,我視乎情況嚴重性而在上述四個選擇之間游走,最常是用「先守法,後訴求」和「公民抗命」兩招,因為我認為家校溝通很重要,校方不知道家長在想甚麼就很難改善。例如上述國民教育那次,就是「公民抗命」式,不讓女兒做,然後向學校解釋不做的理據。

最近就用了「先守法,後訴求」一招。經過了一整年小一蜜月期,小女升上小二,功課量顯著增加,某日中英文兩科同時有抄詞語功課,而且一抄就是每科各十個八個、每個抄五次的境況,翌早就要交。

放學回家就馬上開工,我做阿媽的只能在旁邊又哄又打氣,雖然小女算是專心做功課,但中途喊累不止幾次,用時比平時長,可幸總算乖乖順利完成。晚上九點半,女兒一早睡了,我做完家務開手機,見同學家長在WhatsApp集體「呻訴」,有些小朋友更一直抄到十點鐘!

如果抱「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態度,我當然可以扮看不到,抄詞語抄到遲遲不能睡的是人家兒子,我家女兒其實「頂得順」。不過「頂得順」還「頂得順」,不用「頂」當然是最好。

翌日我打電話找班主任反映,先是得到「對啊升了二年級功課就是會比一年級多啊」這種回應,然後我建議:抄寫類功課可否調節份量?有必要一口氣抄十個?可否分兩天抄?或是每天只抄一科、避免一天抄兩科?或是週末才發「重量級」抄寫功課,讓學生可以有充足時間去做?

其他家長也分頭打電話或寫字條表達意見。班主任也不是不講道理,雖然不能保證會減量,但說會盡量與其他科老師協調,例如早上中文課老師發了抄詞語,下午英文課老師就盡量不發或少發。此後至今,就再沒有出現過「兩科共抄十幾二十個、每個抄五次、翌早要交」的情況了。

學校功課有不妥的地方,上網公審能即時得到許多認同和回應,即使只是陌生人的,也能令人當下自我感覺良好。不過自我感覺良好並不能解決問題,除非事件推到上報,記者找上門要見校長,校方才意識到問題存在。

上網公審之餘,我認為更重要的是先與同班家長溝通,如果大家都覺得有問題,更應集體向校方反映,一班家長的聲音肯定比一個家長的聲音更有力量。如果發帖公審包含家長向校方的反映方法(以至結果),便變成同路家長的榜樣,能起鼓勵的正面作用,才是有意義的公審,否則就只是無止境的「家長鬥慘大賽」。

【山地媽 facebook

dem beat跟啦啦隊差不多?/山地媽

網上瘋傳港大何東beat,然後順勢也把中大和聲beat挖了出來再挖苦一番。回想自己讀中學時,跟許多人一樣,升上中一時就自動「被參加」啦啦隊為社打氣。我知道有許多同學覺得這是苦差,所以練習時垂頭喪氣四肢乏力,不過我倒是頗享受跟大隊穿靚靚、唱唱歌、跳跳舞的。後來升上高中,其中兩年有份負責訓練啦啦隊,玩得不亦樂乎,簡直是熱血青春、活力四射。(咳咳)

到升上大學,參加迎新營,卻對dem beat極度厭惡。開學後參加大學社團的活動,當中也有dem beat環節,我也只是躲在後排,手軟腳軟地敷衍付和。中學啦啦隊是做動作叫口號,大學dem beat也是做動作叫口號,中間只是一個暑假之隔的光景,為甚麼我覺得啦啦隊是熱血,dem beat卻是核突?

首先是領導者的package。中學社際活動的活躍分子,多少是因為品學兼優,或有個人長處(通常是運動方面),才會被校方認許領導位置。這些學神和健將就成為低班學弟學妹的role model,講句話都較有說服力。反觀大學迎新營,所謂組爸組媽都是人搭人圍威喂湊夠人數,靠的是打關係,至於德行如何就並不重要。然而這班人卻處處搞個人崇拜,例如發明一些歌頌自己的口號,要組仔組女跟著叫來令自己有面子。我那幾個所謂組爸組媽,在迎新營期間逼組仔組女玩不雅遊戲,開學後在宿舍吸煙打牌聚賭,到考試期間還開檯阻人溫習擾人清夢。你要我由這些人擺佈去dem beat?

其次是口號的內容和氣場。中學啦啦隊不外是「背蛙蝶自樣樣精,黃社健兒係最醒」、「Give me an R, Give me an E, Give me a D, RED RED RED, Red is the best」之類,沒錯是純情得來有點枯燥,不過起碼不會出口傷人,比賽第一,友誼也是第一。當年作口號,都是正面文雅的,人雖年少,但未至於無知,踩低人家、傷害感情而又品味欠奉的東西,實在喊不出來,「Be the best, beat the rest」已經是最具攻個擊性的口號。大學呢?猶記得當年院系互片就出現過「無波重著小背心」之類挖苦友系女同學的言詞,現在上網看港大舍際dem beat又聽到類似「你夠膽話我們弱的話你就走出來」、「beat you all」的字句,加上具挑釁(不是挑逗)意味的食指向上勾動作,那股氣場似是黑社會爛仔撩交打多過高等學府門生搞宣傳。

還有是美感的問題。搞中學雞啦啦隊,要考慮制服、道具、動作、隊形,雖然只是幾個高中生和幾十個中一BB柴娃娃搞出來的一場表演,但最後也能擺出集體舞、流行曲填新詞、手巾仔砌字、草球人浪、鼓樂等好看又有創意的東西來。大學那些dem beat卻如網民所言,像集體標童多些。即使沒有道具,集體舞形式dem beat也可以很精彩,但偏偏大家看到的dem beat卻聯想起大媽舞或者是軍操,負責「度beat」的同學們要不要反省一下?

因為對迎新營和dem beat的痛恨,所以我沒有去當組媽。後來到德國讀書,卻自告奮勇當留學生迎新營的組媽。德國經歷過納粹和二戰洗禮,對任何會勾起納粹德軍回憶的東西都非常敏感和小心,dem beat這種要求絕對服從的洗腦式叫囂是絕對不會做,就連學生制服也怕引起人對軍服的聯想,所以當地中小學和幼稚園都沒有校服。而且德國人注重兩性平等,「無波重著小背心」這類說話完全不可能在大學校園喊出來。在德國母校當組媽,我覺得好自在,不用dem beat叫口號,工作就是迎新營本來的意義:帶新生認識校園和社區,有空就聚在一起喝喝酒跳跳舞聊聊天。學生沒有在意院系或舍堂之分,就算要「互片」,也實在無從「片」起。

當然,有人會覺得中學啦啦隊其實無聊白痴,也有人會覺得大學dem beat其實很有意義。以上所述,只是個人經驗和感受。有人說做傻事不趁年輕還待何時,我卻怕這些所謂團結有愛的錄像會成為大學生涯的污點,畢竟不是所有青春熱血的事都是光輝美好的。

我愛中國。且慢,哪個中國?/山地媽

大英博物館展出的清朝瓷器之一。圖:Paul Hudson

不來不來終須來,當年因為反國教而被網民挖了出來罵得體無完膚那課小二中文課文《我是中國人》,終於在我家女兒的中文課火紅登場了。

老師怎樣教我不知道,只見書上圈了生詞、派了功課,即是這課課文被點燈了。(是啊,中文書課文有好多篇,讓學校按自己課程安排和學生程度,來選擇教或不教、略教或詳教。)

怕讀者記性不好,我又回帶講講這篇課文。大致上就是老師問同學誰是中國人,大家都舉手七嘴八舌話「因為我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連我女兒都知道中國西北邊境有一大班紅鬚綠眼的人)、「因為我講中國話寫中國字」(那河國榮肯是中國人)、「因為我爸爸媽媽是中國人」(那林鄭個仔就只是半個中國人哦)、「因為我在香港出生而香港是中國一部份」(山地媽在英屬香港出生、用BNO,可以自稱英國人嗎?),而得出結論「所以我們都是中國人(跳起YEAH)」。

這課編在上學期頭幾課,剛好趕在十一前教。女兒沒有甚麼長處,就是很有邏輯而且很固執,跟她辯論吵架往往是我處於下風。面對這篇課文,她的表情彷彿告訴我:「呢篇野想表達咩啊?」

我說:「學校教你很有用的東西,例如寫字、算術、英文,不過不要忘記,學校是政府的,所以學校也要教政府想你學的,例如這課書。」

外子加把口:「最美好的東西都是不分國族的:最好的小說故事、最美的藝術品、人們互相幫助的美德…… 甚麼時候要搬『我是XX人』這句話出來?打仗的時候。打仗很醜惡,政府一句要打,就會打死很多人、餓死很多人、很多平民流離失所。」

我說:「說到美好的事物呢,唐詩宋辭、書法水墨畫,都很值得欣賞。學校書本會教你,中華文化源遠流長、令人驕傲,所以你要以自己是中國人為榮。不過啊,中華文化那個中國,是秦漢唐宋元明清;『我是中國人』那個中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你記得之前在科學館看過的木乃伊嗎?都是大英博物館的對不對?大英博物館裡頭也有唐宋元明清的文物,錯有錯著被英國軍隊搶了帶回英國好好保存,沒有被搶走那些留在中國,然後呢?一把火燒了。」

此時,女兒眼睛睜得大大的,我繼續說:「是啊,那叫做文化大革命,就是發生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事呀。書本教你去效忠支持的中國,就是那個一把火燒掉文物字畫那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呀。因為秦漢唐宋元明清的鼎盛文化,所以要以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身份為榮,這是不合邏輯、九唔搭八啊。」

小學二年級的丫頭未必能一下子消化這番說話,但令她沒有那麼鬱悶的是,原來爸爸媽媽都跟她一樣,認為這篇課文是完全logic fail。

【山地媽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