簇與束之別:與教科書出版社商榷/山地媽

小女翻開中文書溫習,課文其中一句是:「他曾經在課堂上,把一『簇』箭讀成了一『族』箭,讓人笑話!」(教育出版社《我愛學語文》二下2冊第16課)

不是一束箭才對嗎?怎麼是一簇箭?

勉強值得安慰的是,編寫這篇的人,應該是香港人,才會混淆簇和束兩個粵音相同(tsuk7)的字。講普通話的人應該不會將簇(cu4)和束(shu4)搞錯。

的確,兩者都有a bunch of的意思,不過束是指a bundle of、to bind(如一捆、粵語的「一紮」),例如束手無策、束之高閣。而簇是指a cluster of、a crowd of(如一團),例如簇擁、花團錦簇。

以花為例,簇束皆可。新娘玫瑰花球應該是「一簇玫瑰」,用來掃墓那紮應該是「一束劍蘭」。我想沒有人會把劍蘭插成「一簇」去拜山吧?

至於箭,雖然日常生活少見,但從書本和電影可知,最常見就是一捆捆的。例如《淮南子·氾論訓》:「齊桓公將欲征伐,甲兵不足,令有重罪者,出犀甲一戟;有輕罪者,贖以金分;訟而不勝者,出一束箭。」

如果要說成一簇箭,就是一團的意思,那就是戰場上萬箭齊發的情景。不過那相信不是原作者的意思吧?

小學二年級還是開始認字和掌握語感的階段,教科書用字越清晰越好,應避免任何含混。今天學了一簇箭,明天孩子舉一反三,一簇鉛筆、一簇筷子、一簇飲管,大人要撥亂反正?還是習非成是?

我和女兒一起翻字典,最後大家都同意「一束箭」比較合理。女兒說:「媽媽你要趕快告訴出版社去改正哦!」故成此篇。

Advertisements

試場裡交白卷的人/山地媽

記得讀中學時,普遍年輕人仍然相信,預科畢業總能比中學畢業找到更好的工作,大學畢業又更勝預科畢業。當年母校讀書風氣好,同學間互相砥礪,會考和高考兩年,大家都鬥志旺盛。有人為理想,有人為向上流,有人為爭口氣,有人為孝順父母,總之大家都用功學習。

自問預科兩年沉迷課外活動,以致忽略學業,但畢竟知道考試重要,面對試卷還是全力以赴,寫到最後一分鐘,將僅有的功夫都使出來,總算有驚無險考入大學。

DSE又再開鑼。朋友在地區名校教書,雖然不能與傳統名校攀比,但尚算是校風和讀書風氣較好的學校。可是,朋友說,在學生當中見不到我上述那種鬥心。

朋友說,有個學生升上中四時,已經被六年小學、三年初中的重重考試壓力折磨得像根燒盡了的火柴。到了中六模擬試,索性放棄態度交白卷,恐怕到了實戰關頭還是會這樣。

我想起會考時的試場裡,有個男生好幾科卷的座位都被編在我的前面。我記得他,不是因為他帥,我甚至從來沒見過他的臉,只是記得他那總是穿籃球衫的背影。

籃球衫男生考每份卷都是這樣的:進場擺出准考證和一枝筆,寫好考生編號後抱頭大睡,考官宣佈考試時間已過半小時,就舉手要求離開。當時埋頭答卷的我想,好一個戰友啊——墊底的朋友。這樣來「捧U」不是浪費時間和考試費是什麼?

我不知道這位萍水相逢的考生讀什麼學校,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樣做,當然也不知道後來他怎麼樣。

聽到朋友說到她的學生也像「籃球衫墊友」那樣,雖然學生不是我的兒女,但難免覺得可惜,畢竟那孩子六年前是用過功才能考入那間中學,資質應該不賴。

孩子用什麼態度看待公開試,就業環境、社會風氣、考試制度、學校政策、朋輩壓力、家長態度,統統都是因素。前三者不到我們個人之力控制,可是送孩子去讀什麼學校、讓孩子交什麼朋友、平時如何看待孩子學業,都是家長能掌握的。

現在香港地,起跑線由小學搬前到幼稚園,但DSE絕對不是終點線。跑一二百米當然要著緊贏在起跑線,可是學海無涯,考DSE已經是幾公里外的事。讀書是要細水長流、留前鬥後的馬拉松。家長操之過急,恐怕孩子未到大直路就已經burn out,即使前段滿分,但是後勁不繼,甚至放棄態度交白卷就慘了。

報PN之輸在父母升中前/山地媽

某名私幼網上報名系統截圖

舊同學有年幼兒女,正準備報讀幼兒園,見媽媽group充滿怪獸家長,於是找我奇文共賞兼盡訴心中情。

同學說到,原來報某熱門私幼需要申報父母肆業於什麼中小學,開玩笑說不如當成自己見工,把自己的履歷發過去好了。

有人會問,為什麼只問中小學,而不問大學?雖然我小時候讀新法,長大後可是後來居上哈佛博士畢業的啊!

因為對幼升小來說,父母讀什麼中小學會有影響,讀過哪間大學卻絕對沒有世襲甜頭。

山地媽一早就說過,兒女讀書是贏在結婚前的玩意,如果父母母校一欄填的是喇沙瑪利諾,你說會不會增加入讀勝算?如此說來,什麼射精前、結婚前都不是起跑線,父母升中前才是啊。

幼稚園絕頂聰明,只要錄取名官津畢業生的子弟,則不論孩子資質如何,三年後在升小自行階段,憑世襲分數爭取學席,如何說都是勝人一籌,到時升小數據定必耀眼,於是吸引更多家長慕名而來。

所以啊,參考幼稚園升小數據也得動動腦。如果大量畢業生入讀名官津,那只說明當中運氣好和靠父幹者眾。如果大量畢業生入讀名直私,那才有可能是幼稚園的「功勞」。

人家幼稚園有很多小朋友能進喇沙瑪利諾,是因為他們父母是舊生、職員、校董之類。所以二線學校出身的父母,就算能跟上大隊把孩子擠進去,也不代表三年後兒女有份讀喇沙瑪利諾,而且兒女攪珠入到喇沙瑪利諾的機會跟讀免費幼稚園而且26個字母都未搞清楚的小孩是均等的啊。

說到向幼稚園申報父母教育背景,讓我加插另一則見聞。還記得當年我家孩子面試七間幼稚園才有一間錄取的慘況嗎?後來跟做幼教的朋友提起此事,朋友說,不可能吧?孩子算精靈醒目,應該很得老師喜歡才是。

然後朋友好奇問:報名的時候,表格有問父母學歷嗎?你是怎麼填的?還有,報了哪些幼稚園?

我說,有呀,都如實填嘛,我倆都是研究院學歷。報的都是很街坊很貼地那種學券幼稚園呀。

原來問題出在這裡!朋友說,父母讀名校、學歷高,報要求多多私幼會有優勢。不過對平民幼稚園來說,有些校長怕家長讀書多就會諸多挑剔、挑戰老師,尤其山地媽這種算是高學歷但又「賦閒在家」看緊子女學業的家庭主婦,所以會故意避免這類家庭。我家孩子算不算是躺著也中槍?

如此說來,我的教育背景並沒有為兒女入學帶來任何好處,甚至成為了負累。如上述,我這個麻煩師奶的確經常找學校反映意見,幸好校長是十二分的開明,這幾年來相處愉快。我只能說句,什麼學校收什麼學生,勉強無幸福。學校如何,學生和家長也就如何,反之亦然。

升學顧問食評化/山地媽

身為家長,當然會為子女教育打算,平時素有拜讀升學顧問的文章。

某人氣顧問在網媒有地盤,常常有文章推出,吹捧歐洲某國各大院校,包括某間貴族寄宿學校。

可是,有人在某中學生匿名交流平台指出該校的宣傳和實況是兩回事,其中一點是該校錄取大量願意付鈔但成績一般的某國學生。不過該帖不久就被消失。

不久前,有人在某親子論壇批評同一間學校,然後論壇管理員亮出一封某國(不是學校所在國,而是生源大國)發出的律師信,並因此刪除了有關帖子。

可想而知,中學生匿名交流平台可能同樣是在律師信壓力下刪除了匿名者的爆料。

再上網挖一下,就發現有文章指該校向中介公司和推薦人付巨額佣金,令中介不理好醜都將學生送入學校。

結論是,有錢人真是很惡,升學中介和貴族學校其實惡過食評網,竟然出動律師信來block差評。我沒有興趣收律師信,所以就不提供地名校名了。

另一個結論是,升學顧問的意見的可信度跟網上食評差不多,因為顧問即是中介,當然想將客人送去佣金更豐厚的學校,而且律師信的威力足以令媒體隱惡揚善。貴族學校貴不貴族我不知道,貴倒是真的。家長為子女選學校必須非常審慎,不要隨便相信網上論壇和文章,丟錢事小,賠上子女學業事大。

為什麼廣東學生要來香港考DSE/山地媽

圖:人民網

昨天在Facebook share了一篇講考評局派人去佛山推銷DSE,然後我又好奇看看為什麼內地人要考DSE,而且深圳廣州都有“DSE培訓班”,就找到一些值得筆記的數字。(數字都找盡量最近期的,無暇一一quote source,如有不是請指正。)

【廣東省人口及本科錄取率】

廣東省人口冠絕全國,其中15歲以下人口僅次於河南省,是上海市的8倍,北京市的10倍。

211工程的百餘間重點高校當中,北京佔26間,上海佔10間,廣東省只佔4間。

大陸高考分省進行,一切要看戶籍。大學錄取也有分省政策,將大部分學位留給本省學生。

因此,京滬考生一本(重點大學)錄取率分別超過3成和2成,廣東只有11.5%。

雖然廣東本科錄取率其實有4成,但這個數字包括家長覺得讀完都無用的非重點高校和民辦高校,如果錢不是考慮,要家長在非重點院校本科和香港院校本科之中選擇,一定選後者。

【香港本科錄取率】

香港DSE考生人數約6萬,其中學校考生5.1萬,自修生9千。

JUPAS(循應考DSE途徑報讀大學)報名人數4.8萬,本科錄取1.8萬人,即本科錄取率36%。(然後對比一下廣東一本錄取率11.5%、本科(包括重點和非重點高校)錄取率40%)

內地生循高考途徑報讀香港院校,條件是高考分數要達一本線和雅思成績達標,當然還有面試。每年全國有4萬多學生報名,最熱門科系41人爭1位(錄取率2.5%),較冷門則10人爭1位(錄取率10%),整體是28人爭1位(錄取率不到4%)。(然後對比一下JUPAS本科錄取率36%)

DSE考生還可以參加“免試招生計劃”報讀內地百餘間高校,當中包括清華復旦。

就算不想升讀香港院校,而是想報外國大學,DSE證書比高考證書更世界通行。以德國為例,只要DSE 4主修2選修共6科都達3以上,即可申請直入德國院校本科。反觀對大陸學生要求就嚴很多,需要德語能力證明、高考分數要達一本線、要曾經在211工程重點高校就讀過半年/一年半才有資格入讀德國院校本科預備班/本科直入、所有學歷證明要交到德國駐華使館的APS(學術公證處)驗明正身。

另外,DSE每年3月舉行,中國高考每年6月舉行。考生夠牛的話,同年應考兩試也不是問題。

【廣東人的財力】

廣東省GDP是全國之冠,達9萬億RMB,是京滬的3倍。雖然人均GDP不及京滬(1.7萬USD),但都有1.1萬USD,在各省當中也是名列前茅。加上貧富懸殊,這些數字告訴我們:廣東省有一小撮人(大陸的一小撮對香港來說是一大群)是好好好有錢的。

【總結】

如果我是廣東省家長,手頭有點錢,但又不願意兒女飄洋過海到歐美加澳留學的話,當明白上述數字和規則後,我也會不惜一切把兒女送去有開辦DSE班的中學、DSE補習班,讓他們靠DSE去爭取更大機會入讀像樣的本科課程。

我不是要為上述家長和考生講說話。數字和規則擺在眼前,來香港考DSE和升學的內地生只會越來越多,政府、教資會和院校應該正視,並且訂出收生規限。

內地各省都有保留若干學位給本省學生的政策,但香港JUPAS近似英國UCAS,無論申請人在哪裡讀書,只要是考過GCSE,都來者不拒。

不過問題是大陸十幾億人,香港是彈丸之地。假設南下來港考DSE報JUPAS的學生越來越多,莫說是全國,光是一個廣東省的考生,香港也應接不暇。上述講的是廣東的情況,其實其他省份也同樣有考生很多、重點高校學位僧多粥少的情況,我敢說這股南下衝擊DSE和JUPAS之風會繼續蔓延。(事實上我已經看到成都DSE培訓班的廣告…)

可是,香港政府賣大包給大陸的情況明顯到盲都睇得出的地步,大家認為教資會會正視這個問題嗎?香港考評局是自負盈虧的,出生率下降,即是考生人數下降,考評局亦曾經出現赤字,當然恨不得全省全國都來香港考DSE增加收入,所以才會派員到大陸高校講talk,向大陸家長和準高中生推廣DSE。

有無人幫手tag葉建源入嚟?不過,tag咗又點?

將人奴化的蛇餅/山地媽

農曆年假期間,帶兒女參觀了幾間博物館,還有濕地公園。即使避開週末和公眾假期,但畢竟是學校長假,不少家庭都把握機會出去散心,所以各處都人頭湧湧。

訪客接踵摩肩,即是到處都要排隊。我覺得香港人已經被排隊馴化到無論什麼都盲目去打蛇餅的程度,幾乎可以說是被排隊奴化。

報學校、看醫生、辦理證件等,是無可奈何地要排隊等候;可是真金白銀去餐廳吃飯、買演唱會門票、玩機動遊戲、買手機…… 人們都竟然心甘情願去痴痴地等、貼錢買難受。

無論是哪個博物館,售票處都打蛇餅。我算是有備而來,一早在清閒的日子辦理了年票,跳過長長的人龍直接入場。

沙田文化博物館正展出Pixar動畫手稿,兒女喜歡Coco和McQueen,就去見識見識。展館門外打蛇餅,不是等入場,而是等跟大型怪獸大學公仔拍照。拍個照有那麼值得等嗎?戶外中庭的McQueen車車不用排隊隨便任影,我們就退而求其次在那裡打個卡,省下時間還可以去樓上看李小龍展。

歷史博物館正展出絲綢之路文物,還有短片說明,饒有趣味。這種正經又沒有打卡亮點的東西不叫座,整個展館難得安安靜靜。

入口處有為小學生而設的小冊子供取閱,裡面還有問題讓小朋友邊看展覽邊填充,我就讓兒女一人取一本跟著做。可是在場工作人員不讓小孩把小冊子放在展品玻璃櫃前、印有說明文字的類似桌面上寫字,謂怕會劃花展板云云。小冊子用優質厚光粉紙印製,即使孩子是王羲之再世,也不可能入木三分到劃花展板的地步吧?

好吧,兒女真的很想填好那頁問題,偌大的展館只有一處有少量座位,我就讓他們看到哪裡就席地而坐答問題。豈料工作人員馬上請他們起來,謂展館內不許坐在地上。(後來在禮品店,孩子為看貨架最底層的東西而屁股著地,也遭同樣勸籲。)設計這種邊看邊做的小冊子那位仁兄其實是自作多情。

我不禁崇洋媚外地想到,留學時去慕尼黑參觀德意志博物館,那裡東西多得三日三夜都看不完,大人小孩走累了,可以隨便到處坐。為什麼香港博物館對席地而坐的遊人那麼敏感?大家自己猜。

我唯有讓孩子光看展品算了,小冊子就收起等回家再慢慢研究。展品量多,種類也多,的確很值得看。博物館的規矩是很奇怪,不過工作人員也是按上頭指示打份工,跟他們理論是多餘。

相比清淨的絲路展,對面科學館就熱鬧得多,尤其是頂樓的兒童天地。之前受頭盔傳染頭蝨問題影響的模擬地盤已經重開,而且大排長龍。我既不會代子女排隊,也不會鼓勵他們為堆一會兒假磚頭而排長長的隊,他們就各自把握時間找其他東西玩,也是自得其樂。

隔天去了濕地公園,裡面有個室內遊樂場,有長長的滑梯,甚至比媒體大肆報導那條已重建的香港公園長滑梯更高更長更刺激。兒女兩者都玩過,都偏愛濕地公園的滑梯。不過看到人龍已超過那個「此處約需等候45分鐘」的指示牌時,我就怕怕了。45分鐘的時間可以用來看許多東西,要跟其他失控尖叫的小孩擠在那裡罰企虛度大半個小時,簡直是受罪。

兒女說想年假期間去海洋公園,我想到自由行加上本地家庭的雙倍人潮就耍手擰頭。我對排長龍是既怕且惡,如非必要絕對不會乖乖走到那不見底的隊尾。假期苦短,光陰寶貴,天倫之樂的時間不是用來排隊的。

論預習:搶先一步還是消磨興致?/山地媽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MinginVG)

讀者跟我提到有家長揠苗助長,送子女全科補習,實為預習,今年學明年甚至後年的東西。小孩天資聰敏學得來,可是回到學校面對原本的課程,就失去學習興趣,眈天望地睡懶覺,反而變成操行問題。

我也有類似經驗。我考會考其中一科是電腦,不過讀中三時家中沒有電腦,之前也甚少接觸。怕升上中四後會因為不懂操作電腦而被同學取笑和追不上進度,於是趁中三那個暑假成功爭取家母買電腦,並報讀了社區中心的Pascal編程入門班。(按:Pascal編程和電腦基本理論各佔會考課程一半)

社區中心超小班教學,而且沒有像學校那樣的功課測考綁手綁腳,進度很快,短短十多節課就學懂了許多(後來發現足足是學校編程課程的一半),九月開學我就充滿信心地上學去。

我是高估了學校課程的難度和進度,結果是整個中四上學期,我都覺得自己都懂了,聽老師講課好無聊,於是眈天望地搞破壞,例如偷偷把電腦室的滑鼠裡的小圓球統統挖出來。到了下學期,老師開始教我暑假時未「預習」過的東西,我上課不專心的情況就隨之消失了。

預習過度就既浪費時間(回到學校必須坐定定重新聽講),又擾亂學習的興致。在小學階段,如果沒有上課聽不懂的情況,實在沒有必要去預習。

路過補習社,見他們貼出龍虎榜,羅列旗下學生各自在校內的測考成績,往往有九十分以上者。九十分還去「補習」,不是浪費金錢時間是什麼?

我經常說,補習補習,是補其不足的學習。不願意落後於人是人之常情,可是香港家長不但把成績落後的孩子送去補習,寄望將勤補拙;同時又把名列前茅的孩子送去「補習」,實為搶先一步(甚至好多步)的預習,務求做到人上人。

連跳幾級考入牛津劍橋、十幾歲博士畢業那些資優天才,萬中無一,他們的慧根是與生俱來,鑽研知識的興趣也是自發,不是靠教快一年半年、送去越級考Flyers來炮製的。

幼稚園為了滿足家長對幼小銜接和報考直私等要求,往往把K3課程弄成小一程度,而且家長為增加面試和叩門勝算,會在校外報讀五花八門的補習班。最後讀直私的孩子其實只有三幾個,其餘上了官津小一的,就像少年山地媽上電腦課般呵欠連連,何必呢?

「贏在起跑線」、「執輸行頭慘過敗家」等觀念根深蒂固,於是有個笑話:讀幼稚園的趕著學小學的東西,讀小學的趕著學中學的東西,讀中學趕著學大學的東西,讀大學的沒什麼好學了,不過因為之前只顧學硬知識,都不懂自理和待人接物,那就好像幼稚園小寶寶般重新學起吧。

當年瘋狂爆粗罵老師的我/山地媽

今天,兩名浸大學生因為要求語文中心交代普通話豁免試評分標準,期間對老師爆粗,而被校方勒令停學。

我讀大學一年級時,有一門主修課我蠻喜歡的,上課時也很投入回答問題和參與討論。學期尾的功課要求二人一組,我的組員是二年級的學長。學長理應多點提攜指點我才是,可是他馬馬虎虎不聞不問,我倒是頗用心盡力去做功課。

功課由幾乎不露面的助教批改,派到我的信格時,上面打了個很差的分數,寫滿了密密的紅字,是一面倒的批評,大概是說我完全沒有用心去找資料,是個懶散無能的學生。

我站在系辦公室外,手緊緊捉住那份功課,雙眼盯住那堆評語,心裡覺得又生氣又委屈。同學路過,問我怎麼了,那刻我爆發了。我流住眼淚,用盡力氣和嗓門,把老師和助教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一遍,又把畢生學過的髒話罵了不知多少遍。

我忘記了,老師的辦公室就在信格旁邊,而她剛好就在裡面,我的一字一句,她都聽清楚了。

等我罵到喉嚨都啞了,她的出現嚇了我一大跳,我心虛地想,今次死定了。她著我進去她的辦公室坐下,可是沒有責備也沒有訓話,只是耐心地聽我訴說我的無奈和委屈。

後來那份功課的分數有沒有平反,我不記得,不過這次事件以後,那位老師又教過我其他一兩門課,給我的分數都不錯。畢業後,我因為報讀研究院而需要推薦人,這位老師欣然答允。

老師早已退休移民,這些年都沒有見面聯絡,不過每次想起這件事,我都對老師的包容和諒解心存感激。

大學生雖然算是成人,但畢竟年少氣盛,需要的是師長的循循善誘,而不是動輒因為一句意氣失言而勒令停學。浸會大學貴為高等學府,連這一點也不明白、做不到,只懂用訓導主任式的責難來對付學生,難怪被外人戲稱為浸會中學。

生定係唔生,條路自己揀/山地媽

新年伊始,與朋友共膳慶祝,無所不談。說到政治,我說不理解為甚麼美國人會選出川普這種總統、為甚麼英國人選擇脫歐。朋友的洞見是,這是民主的力量啊,不過, “you may not get what is best, but you surely get what you ask for.”

放假期間,少不了用電郵Whatsapp問候遠方親友,講句新年快樂之類。為人母者,自然要出賣兒女,拍張靚靚照片,讓親朋看看兩條化骨龍今年又長高了多少。他們都會問我,相夫教子日子過得怎樣、兒女乖不乖、讀書如何,之類。

老實說,在香港養兒育女,金錢、空間、時間、讀書壓力、社會風氣,各種方面,統統都有問題、都不理想。我不是不想要小朋友,不過早知到原來小朋友在香港長大是要這樣,我可能要不就等移民才生,要不就乾脆不生。不過,正如朋友分析政治,結果好不好,條路都是自己揀的。當初是我同意要生孩子的,現在面對種種挑戰和煩惱,都只能迎難而上、苦中作樂,和對自己的選擇負責。

新的一年,大家都有各自的新年願望,有老人家希望抱孫,有年青夫婦希望造人成功。最難搞的情況就是老人家恨抱孫,後生卻無動於衷。女朋友向我訴苦,說老人家說大堆難聽說話來相逼。老人家說:「生了下來,是自己的親骨肉,哪有不疼不愛之理?自然就會喜歡。」我傾向勸姐妹們不要相信這番鬼話。雖然我見過本來抗拒、然後生了下來就很喜歡的例子,不過,萬一結果不是這樣呢?

難聽點講句,在結婚的當初,就是為了兩個人的結合,而不是「買大送小,有壞包退」的網購套餐。女人勉強生個小孩,自己不開心,自然會埋怨老公、令夫婦關係變差;活得不如意就拿孩子當磨心、出氣袋;生下來是個女兒的話,老人家隨時又講一大堆說話哄你再追一個。真的不想生就堅持不生,讓老人家繼續嘮嘮叨叨含恨而終,反正他們不夠長命跟後生鬥。再難聽點講句,如果老人家抱了孫開心幾年就歸天,剩下夫妻小孩,活得開心大團圓結局還好,搞不好就是互相指罵埋怨終老。

逢親友新婚,我都只祝對方「幸福美滿,白頭偕老」算了,不再祝人家「早生貴子,三年抱兩」。夫妻都想要孩子而又得到,又或是夫妻都享受二人世界而又不被長輩催促,都算是各自得到他們想要的幸福。有人為滿足老人家抱孫願望而生孩子,有人為留住老公而生孩子,還是那句:you may not get what is best, but you surely get what you ask for.

新的一年,祝各位條路自己揀,行完唔使喊。

朗誦節奇遇記/山地媽

我自小是香港校際朗誦節常客,第四十幾屆玩到第五十幾屆,年年進貢歲歲來朝,粵語英語、單人雙人團體項目都玩過,絕對有資格扮專家。到了現在朗誦節就快辦到第七十屆(不認老也不行了嗚),算是香港學界最有認受性*的朗誦比賽。孩子已經/即將升上小學,我也鼓勵他們像媽媽小時候般參加朗誦節,上台唸首詩。以下總結一些經驗和觀察,大家看完當取經也好,當看笑話也好吧。

(*有別於坊間的比賽,主辦的朗誦節協會是非牟利組織,賽事不會太公分豬肉式派獎、不會隨便請個不在行的名人當評判,而且一定會認真清楚給參加者寫評語。)

【人海戰術】
有些學校非常重視朗誦節,會派大量學生參賽,結果一組五十人的項目裡,竟然有五六個人是同校。有學校出人海戰術,結果豐收而回;不過也有學校派了半打學生出賽,也是無功而還。那主要是看老師教得好不好,跟代表參賽人數無關。見過有學生的表演明顯是詮釋錯誤(例如死人詩讀成開開心心、明明是讚美大海卻抬頭望星之類),那就要抓老師去打屁股。

【豬隊友】
不怕神對手,只怕豬隊友。近年參賽人數節節上升,主辦當局為免請槍調包和方便管理,對比賽流程管得越來越嚴。遲來報到者及未能出示身份證明文件者,一律只可表演和得到評語,不獲分數、名次和獎狀,這種情況我見過不止一次。

此外,比賽期間禁止使用手機和錄影錄音,場地助理亦不止一次提醒。不過竟然有家長扮聽不懂英文(還是真的聽不懂英文?),比賽期間一直有手機在響,直至助理嚴厲用廣東話宣佈:「滋擾賽事的參賽者或陪同成人會一併被取消資格和被逐離場」,那些人才乖乖關上手機。朗誦節算是一年一度的重大比賽,各位家長要注意比賽規則啊。

【低齡參賽者】
我一直以為大中小學才有資格參加朗誦節,但原來幼稚園生五歲起已可參加某些組別,例如粵語和普通話組的幼兒獨誦,以及英詩公開組獨誦。香港學生參加英詩朗誦一般都是「非公開組」(只限母語非英語人士報名),而「公開組」是任何人士皆可參加,包括母語為英語的兒童。公開組年紀最小的一組是五至八歲,我估計原意是讓英基小學Year 1(相當於香港K3,學生都是五歲)或以上學生參加。不過據聞參賽者都是本地名牌幼稚園的K3學生居多,外籍人士反而佔少數。看到這裡,各位家中有幼稚園生的怪獸家長是不是蠢蠢欲動?朗誦節必須經校方報名,大家先問清楚就讀幼稚園有沒有朗誦節協會的會員資格才蠢蠢欲動吧。

【獎狀顏色和獎項數量】
參賽者不論名次,凡得九十分或以上獲紅色榮譽(honours)獎狀,八十至八十九分獲藍色優異(merit)獎狀,七十五至七十九分獲綠色良好(proficiency)獎狀。在我小時候,評判都很大方,評分隨時是九十以上,每場可以頒出一冠三亞七季的盛況。現在規矩多了、要求高了,要得到九十分紅獎狀很難,獎項也少了。老外評判比較大方,完完整整讀完英詩的學生一般能得八十分以上藍獎狀,而粵語和普通話組評判要求較嚴,有些學生就算沒有失誤,也只得綠獎狀。不過每個評判評分習慣都不同,所以家長不必執著分數是多少、獎狀是甚麼顏色。

【起跑線】
有參加過英詩朗誦的人可能會對賽果很納悶,覺得為甚麼那個學生R音都發不正,怎麼能得冠軍?無論是朗誦節還是校際戲劇節(哈哈我也玩過三屆,可以扮專家),老外評判對發音很包容,他們要求的是活靈活現、繪影繪聲的演出,至於那個R音捲舌捲得正不正宗,他們並不太在意。所以學校選拔英文勒勒聲但呆若木雞的小孩參賽,不見得會贏在起跑線。

【企定還是唱遊?】
好啦,要表演得繪影繪聲,是不是要動作配合?錯!我家孩子兩次參賽,兩次的評判都說:「不要動手動腳。」我以前參賽時也有評判這樣說過。評判追求的是戲、是意境,不是浮誇的唱遊。那是不是一有動作就一定輸?非也,上述兩位評判也有發獎給做動作的小孩。我的理解是,評判追求聲情俱備、有眼神和表情的演出,動作通常只會畫蛇添足和分散注意力。不過如果學生所加的動作是合情合理,而又不影響聲情表達,則仍然能得高分。所以與其花心思加動作,不如正正經經練習眼神和表情好過。

總結來說呢,我覺得參加朗誦節為的是練膽量,獎項還是其次。小小豆丁沒有甚麼特殊技能,沒有本事上台單打獨鬥去唱首歌、跳隻舞、拉支曲,況且唱歌跳舞樂器之類都是「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要花的時間心機金錢真的不少,所以朗誦比賽是「平靚正」的練膽途徑。不瞞你們說,我讀小學第一次上台時,一邊報題,雙腿一邊在抖,唸的時候只敢望著天花板!上了初中,腿不會抖,但心還會卜卜跳。到了高中,腿不抖心不跳,還會用凌厲眼神掃射全場,然後才氣定神閒地開口,這種膽量真的是要靠練才有。在此對當年在這方面提攜栽培我的諸位老師說聲謝謝。